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数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数

    “谁说的,”黎各卷起袖子,“谁要真这么想,那就让他自己来试试。”

    司雷笑了一声。

    她取下自己的胸针放在手中凝视,宝石的棱面在她指尖闪耀着温润的淡蓝色,此刻她忽然想起与安娜初见时的谈话,在那个有些昏沉的下午,那节晃动的火车车厢。

    “……你心态很好,”司雷抬起头,“比我当年强多了。”

    黎各并不清楚司雷的所指,但也没有追问。

    先前与她们同行的年轻男人终于追了过来,他擦去额上的汗水,在两人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您怎么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走开了呢,我找了您很久——”

    “帮我带个路吧,”司雷站了起来,“我想见一个人。”

    “谁?”

    “你们这场晚会的组织者,”司雷望着他,“罗博格里耶先生今晚在这里吗?”

    ……

    “你这是什么表情,赫斯塔女士,你好像对我们的‘试炼’很不以为然嘛。”

    “没有冒犯的意思。”赫斯塔低声道,“不过连布理这种人都能通过的试炼好像没有什么在意的必要……按你刚才说的,布理确实通过了试炼对吧?”

    “对,不仅是布理,你在这艘船上所见到的大部分乘客,都在试炼中有不俗的表现。”

    “包括那几个死者吗?”

    “当然。”

    赫斯塔双眉挑动,“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罗伯按捺不住笑意,似乎对赫斯塔此刻的反应非常满意,他故意拖着笑在赫斯塔面前慢慢踱步,直到觉得卖够了关子,才低声开口,“赫斯塔女士,你了解‘正义平权’的理念,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强调‘正义’?”

    “请指教。”

    “在你面前有一座山,谁能翻过去,谁就算通过试炼。像这样规则明确,不容违背,绝不偏袒任何一个人,叫公平。

    “让你和布理参加同样的试炼,这很公平,但这绝对称不上正义,因为对你们水银针而言,翻山越岭不过是一点寻常活动罢了……”

    “所以?”

    “所以,一个兼具了公平与正义的试炼,应当恰到好处地让受炼者抵达他的极限,一个人在贫病交加中献出的一枚银币,远远胜过富豪们捐出的一座金山——而唯有通过这样的试炼,我们才能看出谁才是真正忠诚的追随者。”

    “说得天花乱坠,”赫斯塔低声道,“或许阁下还记得‘勒内’这个名字吗?”

    “勒内?”罗伯想了半天,“有点熟悉。”

    “这人是个墙头草,阁下没有露面的这些天,他一直在外面拉帮结派,我是不懂你们的试炼,不过如果连这样的人也能通过你们的忠诚度测试——”

    “试炼不是忠诚度测试,”罗伯板着脸回答,“虽然我不太记得这人是做什么的,但如果他确实上了船,那么他就是被选中的人,在他身上一定有某个维度——或许是性格、或许是智识……深深打动了‘那位大人’。”

    ……说到底就是单凭“那位大人”的喜好,先射箭再画靶子。

    赫斯塔如此想着,但竭力忍住了,没有开口。

    “究竟是怎样的试炼,我已经跃跃欲试了,”赫斯塔轻声道,“我可以提前参加吗?”

    “这种试炼是非常神奇的,船上没有这种条件。”

    “非得等船靠岸才行?”

    “靠岸了也不一定,还得看是进入了哪个大区,”罗伯的目光带着些许自得,“必须要进入核心城,才能安排。”

    “核心城……我去过两次,感觉那里不像人住的地方,”赫斯塔稍稍抬头,“‘那位大人’平时是待在核心城吗?”

    “别打听这些,没用的。”罗伯笑着重新坐下,“不过我们既然都谈到了这一步,有些话题倒是真的可以展开聊聊……你真觉得罗博格里耶先生在黄金时代制定的一切规则都是不该违背的吗?难道你不觉得,对一劳永逸的过度追求,往往是另一重被奴役的开始?”

    赫斯塔稍稍眯起眼睛,“……阁下想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在黄金时代,延续人类的种群已经不再需要女性的参与,所以罗博格里耶先生试图把女性完全抹去,然而,我必须指出,这完全是一件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从你嘴里说出的话。”

    “你喜欢甜食吗,赫斯塔女士?第三区的那些花样百变的甜点,对你有没有吸引力?”

    “怎么又突然提这种没营养的——”

    “至少在成为水银针之后,你已经不会再忍冻挨饿了,然而你多半还是嗜甜——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或许你不爱甜食,但其他高热量的食物呢?”

    “你想说什么。”

    “本能啊,赫斯塔女士,男人们求偶的本能就像嗜甜的天性一样,或许真的有一部分人能像他一样坚决,但大多数人的观念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扭转……他是一位真正的斗士,但我认为,这位斗士被一种纯洁的理念蛊惑了,从而忘记了多数人的现实。”

    “很有意思的话题,请说下去,”赫斯塔架起腿,“你认为的现实是什么?”

    ……

    年轻男人在前面引路,司雷与黎各拾级而上,她们看着楼道上挂着的合影,其中不乏一些年轻俏丽的面庞。

    在一张姿态暧昧的合影前,司雷停了下来。

    “怎么了?”黎各撞在司雷的背上。

    “这是一对吧……”司雷低声道。

    黎各侧过头,画面上,一个男人坐在桌前,另一个男人站在他身后,两人微笑着看着镜头,四只手在桌面上十指紧扣,动作非常亲昵。

    “看着像。”黎各点了点头,“怎么了吗这两个人?”

    “不觉得奇怪吗,”司雷低声道,“在这种地方看见这样的合影。”

    “是说这照片太私人了,不应该出现在公共场合?”

    “不是,大多数像荆棘僧侣这样的组织,应该都对同性恋有强烈的憎恶吧?”司雷皱起眉头,“也可能是我刻板印象了?”

    /89/89445/32102124.html